第一百二十九章 赵东行解围
作者:玖色彩虹

【燕客小说网 www.wjyanke.com】,全网无弹窗,免费阅读

    面对对方来势汹汹的几人,赵东行就一脸戏谑的站在那里,眼看几人已经到了他的身前,他这才不急不缓的喊了一声:“慢着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小子现在知道害怕了,晚了!就算是跪下来求饶都没用!”标哥得意一笑,想到刚才这小子还在那里虚张声势,他就有一种报复的快感,这小子竟然还敢在他的面前装腔作势。

    “不是害怕了,只是想给你看一样东西。”赵东行笑呵呵的朝着标哥招了招手,“你放心绝对不会让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最好不要骗我!要不然看我不打断你的腿!”见赵东行的样子不像是说谎,标哥将信将疑的走到前者的面前,他倒是想要看看这小子到底想给自己看什么!

    赵东行从怀中掏出一枚古铜色的令牌模样的东西,往标哥的面前一放。

    “这啥玩意?你小子给我看这个东西干嘛?她奶奶的!我看你是真的找死了!”标哥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,下意识的便觉得赵东行是在耍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真不认识这东西?”赵东行有些隐隐的担心起来,他之所以能在这几个混混面前保持波澜不惊的态度,靠的就是这个令牌,不是说有了这令牌道上的人都会给自己几分面子?这怎么遇到了几个小混混就不管用了!

    赵东行感觉自己被骗了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到底是啥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你小子今天是要交代在这里了!”懒得再和赵东行说什么没有营养的废话,标哥再次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赵东行则是再一次叫住了标哥。

    “你又想干嘛?”标哥简直快要疯子,在道上混了这么久,他还是第一次见打个架都这么墨迹的男的!

    “你认不认识赵东亮?”赵东行还想在做最后一次尝试,要不然以他那点可怜的身手,被暴打绝对是想都不用想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老子不认识!”标哥大吼了一声,“你别再这里哔哔赖赖了,碰一碰不就完事了!等下!你刚才说赵东亮?”

    标哥虎虎生风的拳头眼看就要打到赵东行的脸上却又突然停住了,这次是他自己主动停住的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?”赵东行大喜过望,暗道一声自己好像不用挨打了!

    “当然认识啊!亮哥简直就是我们道上的一个传奇!是我辈楷模,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!”标哥先是感叹了一声,接着不明所以的冲着赵东行大吼,“可是这和你又有个鸟蛋的关系!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赵东亮,不认识这个东西?”赵东行再次将那枚令牌拿出来,他此时也有些拎不清了,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黑虎令?你怎么会有黑虎令?”短暂的迟疑之后,标哥的脸上出现了浓浓的不安和恐慌。

    赵东行微不可查的松了一口气,还好这憨货最后认出来了,要不然今天这顿打还真挨定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管我为什么会有这令牌,我问你现在应该怎么办了吧?”赵东行拿着令牌在标哥的脸前晃了晃,再次恢复了之前风轻云淡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!这位大哥!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!”从刚才的不可一世到现在的卑躬屈膝,标哥的转变不可谓不快,可饶是如此他脸上的汗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流。

    关于黑虎令他这种社会最底层的小混混自然是所知不多,他也仅仅是听人描述过而已,据说但凡持有这令牌的人,都是与赵东亮有着莫大关系的亲近之人,所以每一个持有黑虎令的人都是万万不能得罪的。

    道上谁不知道赵东亮这人最是护犊子,如果动了他的人,那绝对会受到他狂风暴雨一般的报复!

    哪怕他现在已经渐渐漂白,手段却还在!

    “我也不为难你,带着你和你这几个小弟立刻给我滚!还有,以后见了她们两个最好给我绕道走!听清楚了没有!”赵东行睥睨了在场的标哥几人,同时不忘警告他们道。

    “听清楚了!听清楚了!谢谢大哥!”标哥大喜过望,对着赵东行连连道谢,听到赵东行没有为难自己,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慢慢的放下。

    “听清楚了还不快滚!”赵东行的眼睛微微眯起,危险的光芒隐隐闪烁。

    “马上滚!”标哥朝着手下的几个兄弟招呼一声,竟是真的躺在地上缩成一团,双手抱头费劲的滚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幕惊呆了大牙几人,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标哥所说的马上滚竟是这样!

    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!老大都已经这样了,他们还有什么放不开的。

    几个人有样学样的缩成一团,朝着酒吧门口的方向滚去,样子说不出来的壮观。

    标哥几人一直滚到了酒吧外面,这才一个轱辘从地上爬起,连身上的灰都来不及擦的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“标哥,你怎么能确定那小子的令牌就是真的呢?万一是假的那我们不就吃亏了?”不仅妞儿没搞到,还在酒吧把脸都丢尽了,大牙等几个人心中具是不服气,朝着标哥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还好意思说!”不说标哥还不来气,大牙这么一说,他瞬间想到刚才就是大牙提议的去找那两个女人的麻烦,当即就是一巴掌抽到大牙的脸上,“要不是你咱们能丢这么大的人?你要是觉得不服气你现在就回去,老子懒得理你!”

    “刚开始的时候你也不是这么说的啊!最开心的还不是你。”大牙在背后小声嘟哝一句,见几人这会儿功夫已经走出了老远,这才抓紧时间跟了上去,一行人骂骂咧咧的逐渐走远。

    “现在没事了,静恩她怎么喝了这么多?”将几个小混混吓跑,赵东行也不理会周围围观的众人对他的议论,走到苏静恩和文琪两人面前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“哎,还不是因为那个魏靖寒!”几个小混混被吓走,文琪的心情也稍稍放松了些,唉声叹气的对赵东行解释一声。

    赵东行的脸色很难看,他今天也听说了苏静恩被魏靖寒悔婚的事情,知道苏静恩心情不好他本来打算去以朋友的身份安慰一下苏静恩,接着便发现她和文琪去了酒吧,一路尾随过来,这才有了刚才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个混蛋!”低声骂了一句,赵东行额头上的青筋都显现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