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五章 彻底决裂
作者:玖色彩虹

【燕客小说网 www.wjyanke.com】,全网无弹窗,免费阅读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魏靖寒脸色不愉的看着她,眼睛里面都是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意思,魏靖寒,现在伯父情况不好,心脏病人根本不能受太大刺激,所以这段时间内,哪怕是假装,也请你态度好一点行吗?”

    或许是被他眼睛里面的不耐烦刺痛到了,秦明月的语气也不好,不过她言语之中,对魏父的关心,倒是让魏靖寒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又想起病房内部,父亲跟他说的那些话,想起来秦明月也不过是一个被利用还不自知的人,语气终于是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我爸的事不用你操心,没什么事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见魏靖寒态度似乎松软了点儿,秦明月心中暗喜,却也知道不能着急。

    “靖寒你在这儿守了这么久也累了吧,不如你先回去休息,这里就由我来照顾着。”

    见魏靖寒皱眉正要拒绝,她连忙又道:“你别多想,伯父以前对我那么好,我在心里早就把他当成亲人看待了,哪怕没有你未婚妻的身份,我也要在这儿陪陪他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进退得当,找不出什么别有用心之处。

    更何况魏靖寒心里面,还记挂着刚刚出院不久的苏静恩,于是就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见魏靖寒走远,秦明月这才一改贴心懂事的姿态,露出得意的笑容,她缓步走至魏父病房门前。

    苏静恩,你等着吧,靖寒迟早是我的!

    出院后的苏静恩没有怎么休息,立马恢复到工作状态,因为没有了魏靖寒在从中作梗,苏氏那些烂摊子很快就被收拾好,回归到正常运作状态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,苏静恩揉着自己还有些隐隐作痛的太阳穴,有些叹气,她这些天以来,不是因为感情的事情满心疲惫,就是因为工作而头疼,简直身心俱疲。

    现在公司回归正轨,或许可以给自己放个假,找个时间好好出去放松下了。

    她和魏靖寒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,也需要好好整理一下。

    想曹操,曹操就到。

    下一刻办公室门开,门后面出现的那张俊朗的脸,映入苏静恩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觉得她头好像更疼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,这个时间点,魏大总裁不应该是在自己的办公室吗?”

    她语气疏离,经历了住院这一遭,以前很多看不透的事情,现在好像都没那么紧要了。

    不论她内心再怎么放不下魏靖寒,他终究已经跟别人订婚,在此期间,她绝对不会做插足别人婚约关系的第三者。

    “我来看看你,你才刚刚出院,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上班了,身体要紧,要多注意休息。”

    被苏静恩言语中的冷淡刺痛,魏靖寒苦涩开口,漆黑的眸子紧紧看向苏静恩,想在其中搜寻出一点点波动。

    但是很可惜,没有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看到了,我自己恢复的很好,不劳记挂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静恩……不要这样对我,我爸得了心脏病,现在在医院里,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不想再看到苏静恩对他陌生的样子,魏靖寒长腿一跨,上前一步,将自己心心念念的女人狠狠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以来,魏靖寒都是极为大男人的,很少在她面前流露出负面的情绪,刚刚的语气却十分脆弱不堪。

    苏静恩愣了愣,一时竟然也忘了挣扎。

    魏靖寒却以为苏静恩终究不舍得放开他,心中欣喜,抱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静恩,再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,我不会让你再受任何委屈的,等到我处理完一切事情,就跟秦明月取消婚约,到时候,我会给你一个最盛大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他近乎贪婪的呼吸着怀中女人身上,那股似有若无的清新香气,心头的躁动,似乎也被抚平了。

    等了很久,他才得到回复。

    依旧是冷冷淡淡的语气:“魏总,您父亲心脏病住院,不去他床前陪着当孝子,竟然来我这里表忠心,真是让人感动。”

    “苏静恩,你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这番话让魏靖寒忍不住变了脸色,他一把松开苏静恩,直直望着她,心里难受至极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,魏总是个大忙人,有父有妻家庭美满,不需要再在我面前晃悠,免得让人误会。”

    她轻笑着道,语气满满的嘲讽。

    天知道,在魏靖寒霸道火热的视线下,还要维持冷淡理智的样子有多难,她简直绷不住。

    可转念一想二人现在的处境,也唯有快刀斩乱麻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把我往秦明月身边推是吗?”

    魏靖寒忍不住愤怒开口:“你理解过我的感受吗,我想要的从来只有你,为了能跟你在一起,我连魏氏都可以放弃,可是你呢,是不是我爸跟你见面,给了你什么好处,这么着急就把我往外推了?”

    他气恼到近乎口不择言,只要一想到苏静恩一心只想离开他,如此冷漠绝情,他就心痛到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深呼吸一口气,苏静恩纤手握紧,面上犹自镇定:“对,他答应了只要我跟你彻底分手,就会给我很多资金,魏靖寒,放手吧,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,好聚好散不好吗?”

    她竭力保持着语气的冷静,却偏偏不住颤抖的双手,让她只想抛弃一切,就这么不管不顾,和魏靖寒永远在一起。

    可是她不能。

    “好,好……”

    魏靖寒气极反笑,面色古怪看向她,像是真的被气到了。

    “苏静恩,这是你说的,我魏靖寒也不是不要见面只会纠缠女人的人,从今天开始,我们之间再没有一点关系!”

    狠狠放下这句话,魏靖寒转身不再留恋,大步向外跨去,门被砸得震天响。

    从魏靖寒出去后下一秒,先前还满脸漠然的苏静恩,却仿佛在一瞬之间,被人抽走了全部力气,浑身失力,瘫软在办公椅子上。

    她清晰的知道,她跟魏靖寒之间,是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她想要的吗,怎么感觉心这么痛呢,眼睛也好酸涩。

    手一摸,这才发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,她已是满脸泪痕。

    手机不适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,东行,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她想抑制住话中的哭音,却还是被心细的赵东行发现了,他沉默了一阵子,心里知道肯定又是跟魏靖寒有关。

    于是把原本想说的话咽下去,转变话头道:“静恩,我一个朋友在郊外弄了个小山庄,算得上是个小型度假村,前几天正式开业,送了我几张门卷,要不要跟我去放松放松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