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需要帮忙吗
作者:玖色彩虹

【燕客小说网 www.wjyanke.com】,全网无弹窗,免费阅读

    苏静恩气的浑身颤抖,拿着保温杯就冲他打了过去,谁知道半路却被人狠狠的撞了一下,直接把她撞倒了,脑袋狠狠的磕到了病床的沿儿上。

    她只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流出来,伸手摸了一把,满手的殷红。

    慌乱中,只听到有杂乱的声音传来,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声问道,“谁报的警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报的警,这个疯女人行凶杀人。”孟依依指着半张脸都被血液侵染的苏静恩,“你们赶紧把她抓走。”

    苏静恩被警察拽起来,她愤怒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孟依依,她那得意的眼神尤为刺眼,哪里还是几个小时前跪在她面前哭着认错柔弱无比的小白花?

    孟依依红唇微微翘了下,吐出一句来,“真是活该。”

    警察局的审讯室内,苏静恩的头简单的包扎了一下,衣服上溅的全都是血,看上去触目惊心,她麻木的坐在椅子上,交代着事情始末,直到天都快亮了,才说让她交保释金走人。

    保释金五千,她现在是一分都拿不出来,正准备给文琪打电话来救场,就看到魏靖寒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果然这人要是倒霉喝口水都塞牙缝,什么时候江城变得这么小了?一天竟然遇到他两次,而且还都是在她最为狼狈的时候,她立即把身子转过去背对他,好在他并没有注意到她。

    “我能不能先走然后让我朋友来交保释金?我有急事。”苏静恩急的眼圈都红了,苏母还等着做手术呢,偏她还被带到警察局一审讯就是三个多小时,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们也有规章制度的,必须得你家属来了才能放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有急事,我家人还在医院里等着我呢,能不能通融一下。”

    而这时魏靖寒领着他的司机出来,之前他的车被人追尾了,司机下车之后没谈拢跟对方打了起来,他作为车主来警察局保释司机,只是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看到了苏静恩?

    她此时的状况实在不怎么好,额头上缠着几道绷带,头发湿湿黏黏的,米白色的大衣更是溅满了血迹,脸色苍白无比,随时都会倒下一般。

    苏静恩性格蛮横,肆意妄为,向来不知道妥协为何物,而此时的她满脸无助,焦急恳求的态度,倒像是变了个人似的,魏靖寒的眸色深了几分,缓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需要帮忙吗?前女友。”

    苏静恩真的很想有骨气的对他说不需要,可是骨气能值几个钱?再说了现在的她还有什么骨气?

    “能先借我五千块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他很爽快的帮她交了保释金,大步出了警察局,苏静恩刻意的放慢脚步,跟他保持着一定距离,冷风一吹,本来混沌的脑袋清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现在是凌晨四点不好打车,拿出手机搜了搜打车软件,也一辆车都没有,她内心火急火燎的,一刻钟都等不下去,最后一咬牙追上了魏靖寒。

    手拉住他的胳膊,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,“魏靖寒,能送我去医院吗?”

    昏黄的路灯下,她看到他的嘴角微微翘了下,表情透着冷淡,心底咯噔一下,她是疯了吧?竟然得寸进尺到这个地步,魏靖寒有多讨厌她,她心里没数?

    手快速松开,低着头重新点开打车软件。

    他转身,高大的阴影将她笼罩在黑暗里,强大的压迫感让她忍不住想逃,身体很迅速的做出了回应,脚步往后退了一步,手腕却忽然被抓住。

    她错愕的抬头,不解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别人帮助你,一句道谢的话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晚了,所以我要提前收点利息。”

    不给她反应的时候,她整个人已经被拉到他怀里,下一秒黑影笼罩,他的吻已经落了下来,她吓得不敢动,整个人都傻了,魏靖寒像是不满她的反应,狠狠的在她的唇瓣上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吃疼的瞬间苏静恩也回过神来,一巴掌甩过去,却在半路被他拦截了。

    “两年不见你倒是多了几分骨气,我还以为你很期待我吻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魏靖寒请你自重一点!”苏静恩的声音冷了下去,甩开他的手就要走。

    才走了没两步腰上一紧,跌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,清新的薄荷味儿夹杂着浅浅的烟味扑鼻而来,她尘封在内心深处的种子仿佛在一瞬间轰然长成了苍天大树,心脏不受控制的砰砰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深更半夜穿着这样走到街上你是想让别人误认你是女鬼?上车。”

    苏静恩被拉上车,车内的暖气很足,吹的她脸颊热乎乎的,不过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身体有多惧怕魏靖寒,此时她的四肢僵硬,呼吸都紧张到放缓。

    魏靖寒眯着眼睛打量了她一眼,她紧挨着车门,似乎怕跟他有任何肢体接触,双手老实本分的垂在两侧,脑袋偏向车窗外,车窗倒影上她眼睛发空,脸颊有些红,像个规矩的小学生。

    他忽然来了兴致,恶意满满的凑向她,果然看到她的身体微不可察的颤了下。

    “你在紧张什么?这么怕我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她回答的太快了,有欲盖弥彰的嫌疑,脸更是腾地红到了脖子根,偏魏靖寒并不想放过她,整个人都贴了过来,把她挤压在狭小的空间内。

    他低低的笑了两声,呼吸全数喷在她的脸颊上,慢腾腾的说,“你出汗了。”

    苏静恩心虚的去擦汗,却摸了个空,她根本没出汗!这男人在炸她,可偏偏她还上当了。

    “幼稚!”她丢下一句。

    魏靖寒看着她脑袋上缠着绷带,只觉得丑到了极致,“头怎么回事?被谁打的?”

    “意外。”

    苏静恩自觉还没跟他熟悉到谈论自己家庭的地步,随口掩饰了过去,就像是魏靖寒当初说的那样,两人之间没什么感情,当初不过是她自以为是的一厢情愿,沦为笑柄的这两年她不是没有怨恨过他。

    怨恨他冷血无情,怎么能把她一个女孩子推到媒体面前**?

    更何况当年被下药的不单单是他。

    苏静恩无暇去想魏靖寒帮她的目的,现在她的生活一团糟,有一大堆糟心的事等着她处理,一直到医院两人也没再聊天,下车之后她客气又疏离的再次道谢,然后头也不回的跑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魏靖寒没急着走,而是眯着眼睛看着她的背影,隔了半晌才说句,“去查查她最近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司机兼助理的张浩立即应了一声,想起了在警察局里听到的新闻,“我听说苏氏的苏东海因为涉嫌一桩融资诈骗案被抓了,项目做到一半没钱了,下面的人拿不到工资,搞得员工怨气满天飞。”

    张浩神神秘秘的补充了句,“有小道消息称,是苏东海的准女婿设的局。”